万年历查询
当前位置: 行业动态 >> 行业交流 >>

行业交流

蚕桑产业重点在桑不在蚕!中国工程院院士向仲怀强调:桑饲料要定位为特殊饲料

  日前,西南大学校副校长赵国华,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国家蚕桑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向仲怀,家蚕基因组生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代方银教授、鲁成教授、黄先智教授、赵爱春教授等,与前来调研的浙江凯喜雅国际股份有限公司、新希望“新增鼎”资产管理公司副总裁赵刚,凯喜雅公司运营管理部部长卞幸儿、蚕桑顾问经焕林,浙江凯德嘉瑞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金晓云等,进行了深入交流和探讨。向仲怀院士等蚕桑专家围绕饲料桑发展前景,向凯喜雅公司一行介绍“桑饲料”发展中的关键支撑技术和解答产业布局理由等方面的问题。

  向仲怀院士认为,提升蚕桑科学研究水平是蚕桑产业发展的支撑,“立桑为业,多元发展”的理念有效地稳定了蚕桑产业的发展。近年来,桑饲料提升为蚕桑产业的工作重心,并融入到了国家粮食安全的组成部分,这是对接国家战略、定位蚕桑特殊功能和发展前景的新方向。

202007201018495876.jpg

中国工程院院士向仲怀(右二)考察桑园

  1. 蚕、桑基因组科技成果支撑蚕桑产业

  向仲怀院士说,看问题需要从蚕桑、丝绸体系的整体角度出发,因为整个工作相互之间都是有联系的。多少年来,大家都在讨论蚕桑的发展方向,讨论蚕桑产业的未来,但总是众说纷纭。他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,我国的蚕桑产业为什么存在一种周期性的好、坏,兴、衰?蚕桑产业总是有着四年到五年的轮回,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?蚕丝销售行情好的时候,栽桑养蚕积极发展,蚕丝销售行情不好的时候,农民就砍掉桑树,也不养蚕了。等到行情好一点儿了,又再慢慢搞起来。四年、五年一个周期式地轮回,仿佛成为一个规律。但是,他认为必须破解蚕桑产业上这个难题!

  回顾过去的国家蚕桑政策,很重要的一个政策是“东桑西移”,国家花费很大力气在经济政策上进行引导。过去的蚕桑产业主体在江苏、浙江,为了适应市场的变化,国家推动蚕桑产业向西边移动,希望降低成本。但蚕桑产业都转移到广西、云南、新疆了,还能向哪里转呢?浙江经济一发展,蚕桑产业效益低一点的企业就转移到广西,但广西经济也不能永远落后,广西经济得到快速发展了又怎么办呢?在广西的蚕桑产业这样发展下去,转移的地方又如何考虑呢?还能转移到哪里去?总之,蚕桑产业振兴计划,花了很多钱和精力,但蚕桑产业面临的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解决。

202007201019128371.jpg

云南保山市隆阳区千亩连片桑蚕基地

  于是,科研工作者准备了相当长的一个时期,几乎是在20到30年的时间里,对蚕桑学科进行突破。他认为,应该在蚕桑科学技术的研究上进行突破,从根本上解决蚕桑产业的周期性危机。解决的具体路径在哪里?要如何解决?这些问题摆在中国蚕桑人的面前。回溯历史,蚕桑科技基本上是日本一百年来建立起来的,丝绸也是这样一个情况。科学技术不能老是在蚕桑一个小圈子发展,科学技术必须融入一个“大科学”,才能得到良性发展。所以要从科技上走出来,同时还应该考虑到农业,蚕桑产业要大力融入农业发展系统,这样才能得到发展。另外,丝绸是纺织的一个部分,也需要融入一个大系统,才能得到整体性发展。

  从20世纪90年代起,向院士团队从基因组研究入手,进行家蚕的基因研究。“家蚕基因框架图”出来了,对蚕的科学研究水平得到了提高,完成了一个支撑产业发展的科技问题。但是,还是找不到目标,还是不能走出蚕桑产业轮回反复的困境。

  他曾经和丝绸方面的领导沟通,到底需要一个什么样的蚕丝?什么样的蚕丝才能满足产业需求?家蚕如何与桑组合?蚕桑如何融入农业种植?依然在寻找目标、在确定目标。好像一切都还在迷茫之中。

202007201019347923.jpg

  家蚕科学技术水平的提升,提振了信心。向院士团队的思考内容也获得了创新,桑基因组的研究成为一个新的研究重点。他们以“川桑”为对象,桑基因组研究的数据获得后,路子就逐渐打开了,目的变得很明确了。研究发现,首先应该重新对桑树分类,过去认为桑树属于荨麻科,现在发现其实属于蔷薇目,苹果、樱桃等果树也属于这个目,这个是很有意义的发现;其次,研究发现桑的基因组进化速度很快,桑基因组的进化速度是第一次被分析出来,这意味着什么呢?桑树在什么地方都可以生长,遗传具有多样性,生态适应能力很强,生态适应性强,这与国家战略的生态建设要求相符合;另外一个发现是桑的生长代谢非常旺盛,向院士实地考察过江苏、浙江、新疆、内蒙古、西藏的桑树,也证实了这个问题。总之,做完桑树基因组织,就有底气了。因为桑的特性,可以支持多元化发展,稳住了桑,就稳住了蚕,蚕桑产业就会有稳定的发展,也就不会出现“生丝经济一不行了,农民就把桑树砍了”这样的状况。他们的结论就是,蚕桑产业重点不在于蚕而在于桑,因为桑可以多元化发展,生态桑、饲料桑、水果桑等多方面都可以发展起来,“立桑为业,多元发展”,就是这么提出来的。

  桑树的生态能力强,完全可以进入国家生态建设的计划。尽管浙江不养蚕了,但依然留有桑树,因为要保有绿化面积,桑树便在生态建设当中立足、扩展起来了,向院士团队的理论基础支持这样的行动。目前,江苏、浙江的盐碱地搞生态治理,桑树发挥的作用也很大。

  2. “桑饲料”融入国家粮食安全战略

  向仲怀院士表示,桑树的健康种植和特色种植是“桑饲料”的基础。在桑基因组的研究中,还发现桑叶含有的蛋白质在20%以上,这个数值还有提高的空间,通过科研人员的研究,含量是可以达到30%的。桑叶蛋白质含量高就可以作饲料,这就拓展了桑的多种用途,这样就能使栽桑的经济压力相对减小,蚕桑产业也了更大的立足之地,这使蚕桑整个技术体系的改革成为可能。

  向仲怀院士说,“桑饲料”这个板块,是蚕桑产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。持续研究“桑饲料”很必要,因为这里面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。他们也加快了研究的步伐。他的博士后研究人员查阅了美国关于桑叶作为饲料的资料,以及联合国粮农组织(FAO)召开的关于桑叶和桑枝利用的会议资料。联合国粮农组织2000年在罗马召开了有十多个国家参加的题为“桑树在动物生产中的应用”的电子会议,2001年又在杭州召开了题为“利用桑叶资源发展畜牧生产”的国际会议。这两次会议的具体结论有三点:一是桑是一种可以在世界各地利用的特殊饲料;二是这种特殊的桑叶饲料,其可消化的营养成分含量比其他传统饲料都要高,可以作为山羊、绵羊等的主要饲料;三是“桑粉”可以作为补充剂,成为奶牛饲料里的浓缩添加物。这几项内容都说明桑是可以作饲料的。

  而且,联合国粮农组织为什么会关注桑叶作为饲料呢?这与当前的粮食安全也有关系。

  在今天,他看到丝绸产业都在关注桑树作为饲料的问题,这说明其间的确是存在一个关联性的问题。也就是说,丝绸产业在市场经济下要稳定发展,“桑饲料”有助于稳定其基础。

  向仲怀院士强调说,他们前期做的工作都证实了桑的“可用”。他认为还有一个问题,需要蚕桑和饲料行业共同努力,扩大开发前景。中国现在大豆的需求量大概占据全世界产量的三分之一,这个数字的确很大,所以我们要找一些可替代的东西,注意是替代而不是取代。我国现在每年进口大豆9000万吨,要取代大豆是不可能的,完全靠自己种也是不可能的。但关键不在这里,关键在桑叶的蛋白质含量高,而且还有潜力提高,所以,能够做到部分替代大豆粕。如果桑饲料能替代3个百分点的大豆粕饲料,就已经是一个很好的结果了。最重要的是抓住“桑饲料”是特殊饲料这个点,它的发展潜力就很大。

202007201019577663.jpg

位于北京平谷的桑蚕基地

  目前无法用过去的一些标准,现在也还没有一个可供参考的标准。目前的研究分析结果可以作为一个方向性判断,可以定性,但不能定量。如果搞桑树的、饲料的、做企业的大方向一致,三方进行真正合作和研究,弄清楚要什么样的桑树品种?桑饲料的营养成分要求多少?桑树的活性基因中?哪些成分应该加强?这些问题要一个一个搞清楚,从需求出发,定好不同具体目标。

  只要企业提得出要求,他们科研团队的桑树研究团队,就会集中力量来满足。桑叶的功能性虽然多元,但最重要的还是落脚于健康方面,前景也最大,“桑饲料”定位在特殊饲料,这就是真正的归位。

  3. “桑饲料”要作为特殊饲料

  赵刚介绍,凯喜雅公司前身是浙江省丝绸进出口公司,在丝绸行业拥有悠久的历史底蕴。原来公司的业务重点在桑蚕丝绸产业的后端,主要在丝织品的加工、出口、贸易上。企业在2000年后开始转型,从纯国有变制变成混合所有制,目前国有资本占22%左右。2015年后实施转型,确定了蚕桑丝绸全产业链的战略,业务向前后两端延伸。上游产业集中在原材料端口,目前公司已收购浙江淳安、云南保山等蚕桑地,桑树种植基地规模20万~30万亩。

  赵刚先生介绍说,凯喜雅公司考虑桑的多元化利用,一个是茶的方向,一个是“桑饲料”的方向。“桑饲料”是要成为替代大豆的主流还是成为辅助的替代材料?公司的想法比较谨慎。公司定了一个计划,从传统蚕桑业、畜牧业、企业需求三方面进行调研。调研结果发现,要大规模、工业化、短期内形成替代饲料是不成熟的,没有颠覆性的技术想去替代,无论是商业的难度还是技术的难度,都是比较大的。“桑饲料”是很特殊的存在,适应性、蛋白型都很好,如果能适度的成为替代饲料的话会比较好。因此,“桑饲料”占据饲料2%~3%的份额,这对种桑养蚕是很有吸引力的。所以,凯喜雅公司成为协调整合资源的角色和投资人的角色,是不是可以加速一下这种转型?他们来做产业方、投资方,畜牧上他们也有资源和力量;另外,农业农村部也很支持这个项目。赵刚说:“我作为资源的整合者,想把各方的力量整合在一起,这个事往下推的话,转化速度和利益会高一些。我希望这样的组织形态可以往下走,这是我的一点想法。”

202007201020171868.jpg

饲料桑

  向仲怀院士说,根据目前的研究,“桑饲料”的一个发展方向,重点是“桑饲料”要作为特殊饲料。为什么提到“定位”?第一是定位目标,第二是定位到特殊功能的发挥。定位是最重要的,定位准确,别的都可以解决,现在的关键在于与畜牧产业合作,另外也希望企业来帮助推动发展。但发展的最大动力还是来自蚕桑丝绸的企业,因为企业间有连带效应,可以发掘出更多的东西,可以形成一些新兴的产业。农业农村部相关领导也认为,目前大豆、玉米豆还是以进口为主,如果能有一个原材料加入到其中,将对国家的粮食安全具有重要意义。围绕这个主题,企业也启动了一定的调查和走访了解,探查如何进行下一步规划。

  最后,向仲怀院士表示,作为科研和产业研究的理论团队,也希望能够与企业建立合作,特别愿意与像凯喜雅公司这样在国内有影响的团队合作,在“桑饲料”上做一些布局和规划,既对接国家战略,也为国家粮食安全作出贡献。




主办:广西壮族自治区蚕业技术推广站 广西壮族自治区蚕业科学研究院

版权所有 © 广西蚕业信息网 桂ICP备17010960号

地址:南宁市西乡塘下均路10号 邮编:530007>备案查询

电话:0771-3292031 传真:0771-3292031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